俄美难以迅速建立“新型战略伙伴关系”

冯玉军

    11月13-15日,俄罗斯总统普京正式访问美国,这是他就任总统后第一次正式访美,也是他与布什今年以来的第4次会晤。普京和小布什讨论的议题将是广泛的,从目前的阿富汗战争到国际反恐合作,从反导条约到削减进攻性战略武器,从美俄经济合作到今后双方在欧洲安全上协作,都将成为双方会谈的话题。据俄罗斯总统办公厅消息灵通人士透露,访问期间将通过5-7个文件,主要内容包括战略稳定、打击国际恐怖主义、抵制非法贩运毒品、中东和阿富汗等地区问题以及俄美两国在经济领域新的关系。另外,还有可能签署一项“共同行动计划”,内容包括迎接对安全的全球性挑战,在外交、军事政治和经济方面相互协作,以及双边关系的具体领域。

    尽管大多数国际媒体认为,美国和俄罗斯关系正在发生“实质性”的改变,两国将建立起战略性的“伙伴关系”。 但一些内幕人士却依然保持谨慎。俄罗斯总统办公厅副主任、总统国际事务顾问普里霍季科日前对记者说,“此次会晤将切实加强俄美之间最近几个月在相互信任和相互新生领域所出现的重大进展,但俄罗斯不指望普京访美解决俄美两国和国际社会关心的所有问题。”布什的国家安全顾问赖斯也表示,她不期望在这次峰会上就反导防御问题达成任何具体协议。

    透过会晤期间的热烈气氛,认真回顾和总结俄美关系的历程和现实,我们可以看到,俄美虽有尽快改善关系的意愿,但一系列制约因素使俄美关系调整不可能一帆风顺,俄美难以迅速建立平等、信任的“新型关系”,双方更不可能结成战略同盟。

    首先,俄美根本利益分歧难以弥合,政治互信短期内难以确立。冷战后俄美成为迥然不同的两类国家,双方政策取向存在巨大差异:实力日益膨胀的美国政治上欲建“单极”世界,以“霸主”身份统领全球;经济上欲主导全球化进程,夺取新世纪经济发展制高点;安全上固守“冷战思维”,力图以“利矛坚盾”和军事同盟攫取单方面战略优势。而俄国力日衰,在政治上倡导多极化,力图借多边平衡维护自身地位;经济上想平等参与世界经济体系,力避被日益“边缘化”;军事上主张“以合作促安全”,不愿因扩张军力而重蹈苏联覆辙。尽管“911”后俄美相互接近,但暂时利益需求无法掩盖双方在建立国际新秩序等问题上的深刻分歧,双方的政治信任缺乏有效的机制保障,普京与布什之间的“相互奉承”显得脆弱苍白。

    其次,俄美间的现实问题短期难以圆满解决,双方矛盾将长期潜伏。在北约东扩问题上,美国借东扩“遏俄控欧”的目标不可更改,明年北约第二轮东扩势在必行。俄在无力阻止的情况下转而提出“入约”,意在成为“特洛伊木马”,借“入约”改变北约性质。美对此心知肚明,对俄只是虚意应承。尽管在未来一段时间内,俄与北约可能加强合作力度,但难以取得实效;在战略稳定问题上,虽俄美对反导条约有妥协倾向,但至今未见具体方案,与该条约相关的30多个军控协定前途未卜,全球战略安全新框架难以迅速建立,俄美在此问题上可能再生冲突;在车臣问题上,俄要求美承认其打击车臣非法武装的合法性,但美仍强调车臣动荡的实质是“民族自决”与“人权”问题。尽管目前美因反恐合作需求对俄车臣行动保持缄默,但随形势发展俄美难免再生龃龉;在阿战后重建问题上,美力图以老国王捏合各派,并主张塔利班温和派进入未来政府,俄则竭力扶植北方联盟,坚决反对塔利班进入政府;在中亚地区,美借反恐之机加强渗透,俄则力保安全“软腹”。俄美在中亚和阿富汗的暗中较劲已初露端倪。

    第三,经济合作难以取得迅速进展,“以经促政”的设想可能落空。(1)俄美经济合作基础薄弱。近年来俄美经济合作徘徊不前,去年双边经贸额仅为80亿美元,与中俄贸易额相当。目前美虽为俄最大投资国,但截至去年底,直接投资仅为55亿美元,不及俄每年非法外流资金的1/3。专家估计,俄经济复兴需6500亿美元投资,而经济衰退使美在未来几年不可能对俄大规模投资。(2)俄美缺乏有效的经济合作机制。曾在俄美经济合作中发挥重要作用的戈尔—切尔诺梅尔金委员会自1998年以来一直处于瘫痪状态。普京与布什卢布尔雅那会晤时商定的“俄美商务合作计划”刚刚启动,短期内难以取得实际效果。(3)拟议中的俄美经济合作“远水难解近渴”。近来,美声称拟考虑支持俄加入WTO并将俄视为市场经济国家,但这些“长线投资”不可能给俄带来直接利益。而美借“瓦森纳安排”在对俄出口问题上实行控制和歧视。上述因素制约俄美经济合作难有长足进展,90年代初“美援口惠而实不至”导致俄美关系冷却的一幕可能再度上演。

    (四)双方国内存在掣肘,决策人物面临压力。在美国内,以拉姆斯菲尔德为首的“冷战老手”和以布热津斯基为首的“战略谋士”对俄的偏见根深蒂固,不可能将俄视为“平等伙伴”。美国内对俄“鸽派”与“鹰派”的歧见已多有展现。在俄国内,普京也面临许多制约:军方强硬派对普京向美“一味退让”颇有微词;俄军工集团对美压制俄对外军技合作非常不满;俄能源综合体对美借打击阿富汗主导里海油气开发与外运十分不安;俄民众对与美“亲近”缺乏心理准备,近期民意调查显示,48%的人认为“美不是俄友好国家”,对美过于迁就可能会导致极端民族主义浪潮重现。

    综上所述,俄美关系发展尚存诸多制约因素,不可能结成战略同盟。俄美首脑会晤至多可能就双边关系发展确定合作框架,在裁减进攻性战略武器方面达成某种协议,将最高领导人会晤和各级磋商、对话机制化,为将双边关系纳入“正常轨道”提供保障。

    (冯玉军,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所 博士)

    中国网 2001年11月13日


印巴对立加剧 俄美迅速接近
——世界在“9•11”后发生变化
普京前往美国访问 将在导弹防御问题上作出让步
布什普京“第四次握手”世人关注
俄总统普京12日访美 普京称俄美应建立相互配合的新型关系
俄美“蜜月”还有多长?
俄关闭针对美国的海外基地的真实意图







版权所有 中国互联网新闻中心 电子邮件: webmaster @ china.org.cn 电话: 86-10-68996210/6148